钛资本研究院发布趋势观察,对2018中国企业服务创投市场保持“积极乐观”

投资帮导读: 钛资本研究院认为在未来5到10年,中国将迎来企业服务创业的新一轮上升周期。...

到2018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迄今已经整三周年,中国经济加速的红利开始显现。

展望未来五年,中国经济有望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2018年将迎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2019年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0年将迎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2021年将迎来建党100周年,稳定上升的社会经济为广大创业者特别是企业服务创业者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环境

2018年1月开年之初,钛资本组织了一场“新一代企业级IT投资人研讨会”,与参加研讨会的20多家关注企业级IT的投资机构一同展开未来5 ~10年中国企业级IT创业发展空间与市值评估、技术商业发展模式、核心创新动力来源、选择投资标的逻辑等内容的研讨,涉及的技术领域主要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企业级IT基础设施技术。

本次研讨会一定程度上加强了该领域投资的共识基础,结合其它调研与分析,钛资本研究院对2018年中国企业服务创业与投资市场持谨慎乐观的观点,对未来5到10年的中国企业服务创业与投资市场持积极乐观的观点:

中国进入企业级技术消费新周期

2018年1月23日,中国工商银行(以下简称:工行)在中国A股市场总市值突破2.6万亿人民币、超过当日美国摩根大通银行(以下简称:摩根大通)的总市值,这是工行历史上第三次成为全球总市值第一大银行,前两次分别在2007年和2015年。工行在近三年内连夺两次全球全球总市值第一大银行,反映了中国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稳定复苏和强劲反弹。

无论是从联合国的《2018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还是从世界银行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都可以观察出全球经济形势和中国经济形态都在一致性好转中,特别是全球经济在2017年实现了自2011年后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增速、全球2/3的国家都在2017年经历了强劲增长,而且全球经济的高增长态势将在2018年和2019年得以延续。

作为企业服务的主要用户,超大型企业和大型企业自2017年以来普遍都录得大幅增长,其中包括工程机械公司、电器设备公司、大型银行与保险机构等。自2012年以来,中国开始了以去产能为主要任务的供给侧改革,到2017年也迎来成果: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1-11月份在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的39个行业利润总额都实现了同比增长,产业与企业规模进一步集中与提升。

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好、行业集中化与企业规模度的上升、发展模式向高质量的转型,中国的企业级市场将进入技术消费的新上升周期。根据51CTO与CIOAge的《2018企业IT预算报告》,有63%的中国企业2018年度IT预算呈不同幅度增长、IT综合预算平均增幅为6.9%、企业数字化预算占整体IT预算31%;而Gartner的2018年预测为全球IT支出增长4.7%达3.7万亿美元,其中企业级软件支出预测在2018年增长9.5%、2019年增长8.4%、两年共达4210亿美元。在中国市场,还要加上由去IOE腾挪出来的企业信息化的巨大空间,这意味着中国的企业服务创业者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都将迎来黄金时期。

但与此同时,也要看到中国企业服务创业公司数量正经历自2015年启动和高潮期、2016年断崖式下跌以及2017年逐步恢复的过程(IT桔子/拓扑社《2017中国企业服务创投数据报告》),因此仍要对2018年的中国企业服务创业市场持谨慎乐观的观点。

技术消费与技术出口对基础软件服务的影响

总体而言,尽管中国经济恢复以及走向高质量增长模式、企业IT支出也呈现普遍增长态势,但中国的企业级IT企业和创业公司仍处于满足企业用户需求的跟随式发展模式。这也就意味着本国企业用户的IT支出是中国企业级IT企业与创业公司的主要增长与发展逻辑,即技术消费驱动型发展模式。

对比美国的IT企业,类似微软、Oracle、VMware、IBM等大型IT公司不仅可以满足本国企业用户的需求,更进一步把自己的技术向全球市场进行输出,特别是当全球市场的收入高于美国市场的收入时,这就属于技术出口型发展模式。例如,微软在其2017财年的全球除美国外其它市场收入(income)为美国市场的50倍左右。

技术消费驱动型发展模式往往带来的是企业级应用软件与技术的繁荣,这对于创业者来说就意味着跟随式的打法。而技术出口型发展模式往往带来的是对企业级基础软件与技术的关注,特别是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等基础设施层的IT技术与创新。微软的操作系统、Oracle的数据库以及IBM的中间件等基础软件产品能够成功,最大的原因是其产品有着最为广泛的软硬件兼容性与适配性。甚至SAP的ERP这样的应用级软件产品,也是因为其对全球商业场景最广泛兼容性与适配性而成为全球500强标配。

对于中国的企业级软件与服务创业者来说,由于当前的主要市场为国内用户群体、采用的发展模式为用户需求跟随式模式,这在客观上就造成了中国的创业者在基础软件和基础设施层面的根本性突破面临更大的挑战。也有观点认为,开源软件给了中国基础企业级软件创业者一个绝佳的突破机会,但需要中国的创业者进入全球开源项目代码贡献的前三名,才有机会真正突破。而如果能够进入全球开源项目代码贡献的前三名,这本身就意味着对全球软硬件产品的广泛兼容性与适配性。

中国企业服务创业领域历来有到底是商业创新驱动技术创新还是技术创新驱动技术创新的讨论。对于中国的企业级软件与服务创业者来说,如果是跟随中国企业用户的需求而走场景化或垂直行业的产品与服务发展路线,这必然局限了创业公司的上升空间,虽然估值有机会可达百亿,但达到千亿估值极有挑战。而只有针对全球市场进行研发以及全球化的推广与销售,才有可能支撑创业公司的千亿估值。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企业服务创业还处于商业创新驱动技术创新的层面。在这个层面上,也有创业公司达到千亿估值的可能性,无论是从BAT“毕业”出来的企业互联网服务创业公司,或是从软件与服务切入交易环节的B2B电商与交易平台或相关SaaS公司,都有机会成为千亿估值的创业公司。同时这两个领域,实质上属于互联网和电商交易平台的范畴,只是偏向企业级市场。

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的观点正在趋同

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VC/PE市场得到了高速发展。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已登记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2352家,相比2015年1月增长189%;管理正在运作的基金26107只,相比增加549%;管理基金规模6.48万亿元,相比增加286%。


®恒富网™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