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创业学院就像一场创业

投资帮导读: 如今,创新创业教育已成为高校关注的话题和教育改革实践的重点,各高校纷纷组建创业学院,全面系统地开展创新创业教育、创业培训和创业实践。创业学科专业化正形...

  “老师,你创过业吗?”

  面对这个问题,从事了多年创新创业教育的上海应用技术大学教授魏拴成感到“无助和苍白”。创业实践性极强,老师们虽然深感创业教育的必要性,但讲什么、讲给谁、怎么讲等一股脑儿的问题扑面而来,常常感到有心无力。

  如今,创新创业教育已成为高校关注的话题和教育改革实践的重点,各高校纷纷组建创业学院,全面系统地开展创新创业教育、创业培训和创业实践。创业学科专业化正形成世界性潮流,亟待各方摸索出规律化道路。创办创业学院就像一场创业。

  12月8日,由中国青年报社、KAB全国推广办公室主办的首届全国高校创业教育学院院长论坛在北京举行,该活动由北京爸爸的选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公益支持,60余位全国各高校创业学院院长、创业教育专家代表,30余位来自投资圈的大咖共同探讨了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创业教育。

  谁来教?不能闭门造车

  2007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邓汉慧尝试开设KAB创业教育课程的时候,遭遇了很多老师和企业家的质疑。

  “一个老师能教创业吗?”周围的人总是在讨论这个话题,时间久了邓汉慧自己心里也在打鼓。

  魏拴成也在怀疑老师是否有能力教授创业教育的课程。他觉得,在高校任教是一种规避风险的职业选择,“让善于规避风险的人教一群人去冒险,这是合适的方式吗?”

  少数人有了做创业教育的意识,让校领导和全校教师、学生理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黑龙江大学创业教育学院副院长刘玉峰就遇到了这个问题,老师不知道如何把课程变成创新创业课程,学生不知道上了课、参加了竞赛有什么用。

  早在2012年8月,教育部就印发了《普通本科学校创业教育教学基本要求(试行)》,对普通本科学校创业教育的教学目标、教学原则、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学组织作出了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各高校要把创业教育教学纳入学校改革发展规划,纳入学校人才培养体系,纳入学校教育教学评估指标。高校应创造条件,面向全体学生单独开设“创业基础”必修课。

  邓汉慧愿意成为创业教育里的“创业者”,有不少老师和她一样以最适合自己学校的方式开始尝试在高校里进行创业教育。各个高校创新创业类的学院有虚有实,有的开了针对部分学生的小班,有的开了针对全体学生的选修课,老师来自各个学院。

  为了避免离市场太远,有不少高校都引入了校外导师,请他们给学生讲讲真实的创业经历和经验。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党委书记葛建新发现了高校和企业导师的不同,“高校的教学案例有些‘酸腐气’,而企业更注重现象和故事,如果两者合作将会有更好的效果”。

  “我们可以把课讲得很好,但是高校对于市场、资金都是不了解的,今天不可能闭门造车完成教育培养。”刘玉峰认为,通过项目打造和团队孵化,真正让学生们了解市场,增强抵御风险能力,促进项目落地,还要通过校企合作补高校短板。

  企业家也愿意讲授自己的创业经验。王胜地上大学时学习了创业课程,毕业后成了创业先锋,作出了叫得响的纸尿裤国货品牌“爸爸的选择”,他认为创业学院给学生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创业教育中的每一门课都非常重要,因为成为CEO需要拥有多样能力。他坚信,中国创新的来源是青年一代,社会风气已经转变为激励创业者,并且是以更宽广、更包容的心态在鼓励年轻人成长,他认为“年轻一代能够在新的时代创造更多价值”。

  正在逐渐发展的创业教育需要庞大的师资支持。2017年KAB创业教育项目继续加大推广力度,覆盖更多高校,提升创业项目教学质量,加大研发新教材。2017年开年至今培训近千名高校师资,拓展40所高校成立KAB创业俱乐部,全年有25万人学习KAB创业教育课程,组织KAB创业教育年会、组织专家撰写培训营教材等一系列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促进高校创业教育发展。

  在未来,邓汉慧理想的状况是,平台上每一个人,包括老师、学生、工作人员、服务人员都是信息员、资源员和实践者,这里是思想碰撞、创意迸发、疯狂的地方,“老师也可能是学生,学生也可以成为老师,是去行政化、去中心的、扁平化的方式”。

  教给谁?别办成精英班而要分层培养

  2003年,武昌理工学院(微博)曾有一个29个学生的“老板班”,教学注重实践、游学和企业经历。毕业10年后,这29个人都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还出了两家上市公司。这样的创业精英班无疑是成功的。

  “我校1万多名学生,是所有人都要进行创新创业教育吗?有人说如果不创新,需要创业意识和能力干什么?”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海涛最初有过这种困惑,但“老板班”的成功给了他启示。

  “少数人能创业,大多数人需要深化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王海涛认为,这恰好解决了社会上创业项目低端同质化,层次不高,高层次创业人才紧缺,和社会需要大量创新创业的现实矛盾。

  王海涛解释,具体说来,针对有创业欲望和潜质的学生,可以将他们集合在一起,以实战的方式培养,对他们的课程体系、培养模式、实践方式、评价模式与其他学生都不一样,这些人是学生和商人双重角色;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在人才培养全过程中注重创新意识和能力,通过创新创业促进人才培养模式创新和改革。要培养创新型人才,也要培养应用型人才,即毕业就可以进入企业工作、被社会接受的人才。

  浙江理工大学(微博)创业学院副院长陈德虎认为,可以分年级进行创业教育。他的经验是,在低年级的学生中谈创意,在高年级同学中讲创新,再往上还有创业志愿班、创业精英班。他认为专业的人要做专业的事,高校的专业是做创新创业教育,企业擅长孵化,所以学校的孵化器都要和企业融合。

  不论用什么方式,邓汉慧都认为老师的工作是教书育人,不能也没有能力成为投资人和资源整合人。

  “很多创业学院变成了精英班,想创业的就来,不想创业的就到那边去。这也是错误理解,因为创业教育是全体人都应该接受的教育。”邓汉慧认为,过去培养的是技能型人才,未来需要的是创造型人才。

  教什么?创业精神和适应力

  黑龙江大学于2002年成立了创业学院,是教育部确定为全国9所创业教育试点院校之一,这15年来是名副其实的摸着石头的前行者。

  刘玉峰知道,建立创业学院的初心是要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意识,并不是要培养所有学生都去创业。“高校要把学生分层级,面向不同群体给他不同知识模块和培养容器”。


®恒富网™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