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投资帮导读: 前几天打开豆瓣阅读,一张海报赫然眼前想到久久没有投出的稿件,身边好多朋友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业余写作达人,甚至有些还成为了签约作家。前几日去某书店参加...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想到久久没有投出的稿件,身边好多朋友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成为业余写作达人,甚至有些还成为了签约作家。

  前几日去某书店参加活动,也偶遇一位边上学边创作的小仙女和一位快退休重拾写作的阿姨。

  各种平台和机遇的开放,不得不感慨,现在已是一个“只要你想写,能写,整个世界都在向你敞开”的时代。

  小编特地搜集了近年豆瓣阅读征文的参赛情况,用数据说话: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第21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也已经启动,想想去年媒体的报道还历历在目。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不知今年又有哪些人会脱颖而出……

  在文学的写作和阅读中,是不是有很多困扰?

  今天,译林原创文学出版中心请到余华老师,来给大家解惑。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在虚构与非虚构之间,

  你决定选择哪一个?

  都在谈虚构和非虚构,我的感觉是,我们这个世界是非虚构的,我们的现实是非虚构的,但是我们生存的方式其实是虚构的。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主观和客观的关系。非虚构是一种客观的存在,虚构是一种主观的表达。

  比如当我要写一篇散文的时候,回忆我童年的某一段生活,依靠的是什么,依靠的是我的记忆,但是记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有点虚构了,很多虚构的东西放进去了。所以我觉得虚构作品和非虚构作品的区别,在于你在阅读时候的感觉不一样,非虚构告诉你这是真的,那个叫小说的虚构的是编的。

  虚构作品从写作的角度来说更自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我也写过非虚构的,散文也算非虚构,虽然写散文时也会有虚构的成分。我的感受是写虚构的东西比写非虚构的相对来说自由度大很多。我想也可能是这个原因,为什么好的非虚构类的作品相对会少一点,是因为很多作家写着写着受不了了,觉得受到的限制太多,还不如去瞎编。

(节选自余华《我只知道人是什么?给你一个烟缸,然后告诉你禁止吸烟》)

  究竟适合哪种风格?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说到小说文体的问题。那是八十年代,那时候我还年轻,很好奇,对写作充满了好奇,想这个尝试一下,那个也尝试一下。那时候我写了三个流行的文体,一个是武侠小说《鲜血梅花》,一个是才子佳人小说《古典爱情》,那是中国传统的,我还写过一个侦探小说《河边的错误》,我就用这三个文体各写了一篇,那时候还没有能力写长篇小说。写长篇小说不会再去干这种戏仿的工作,觉得太亏了。中篇小说可以尝试一下,所以写了一个武侠小说,一个才子佳人小说,还有一个侦探小说。我觉得武侠和才子佳人比侦探写得好一些,我说我自己,不能跟别人比,别人写得都比我好。

  我现在还是这样一个观点,一个年轻的作家,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应该多去尝试一下不同风格的写作,这对他将来的写作会有很大的帮助。我写了那么多年以后才能理解到一点,就是文学是一条比自己的人生长得多的道路。这就好 比我们应该鼓励现在的年轻人,一定要多谈恋爱,而且是上床的恋爱,然后再考虑结婚。

(节选自余华《我只知道人是什么?给你一个烟缸,然后告诉你禁止吸烟》)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是迷恋一人,还是转益多师?

  我开始写作了,差不多有四年时间我都在向川端康成学习,川端康成对于我写作的意义就是让我一开始就重视细部描写,这为我后来的写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后来写作时的叙述无论是粗犷还是细腻,都不会忽略细部。

  与此同时,长时间迷恋一个作家并且学习他的写作风格会让学习者越来越受到局限,到了一九八六年,川端康成对于我的写作已经不是翅膀,而是陷阱了。

  这时候非经验出现了,我在川端康成的陷阱里大声喊叫救命的时候,卡夫卡刚好路过, 他听到了我的喊叫,走过来一把将我从陷阱里拉了出去。我在一部当时刚刚出版的《卡夫卡小说选》里读到了《乡村医生》,感谢命运的安排,让我第一次读到的卡夫卡小说是这一篇……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那是一九八六年初的冬天,我是蜷缩在被窝里读完的,南方冬天的屋里没有暖气,我穿上毛衣和棉衣,坐在床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把门窗紧闭的屋里弄得烟雾缭绕,我以彻夜难眠的激动迎接这个非经验时刻的来临。

  在那个一九八六年冬天的晚上,一次非经验的阅读之后,我在写作的囚笼里得到了一份自由证书,这份自由证书就是《乡村医生》,然后囚笼打开了,我出去了,想奔跑就奔跑,想散步就散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川端康成把我引入写作之门后,卡夫卡给予我的是写作的自由。

(节选自余华《我只知道人是什么?语文和文学之间》)

  书太多看不过来,怎么办?

  

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又来了,余华亲自送来宝典

  我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就是阅读文学杂志上发表的小说,然后写自己的小说,我觉得那些在著名杂志上发表的小说并不怎么样,并不比我写的小说好多少,可是它们能够发表,我的小说在不著名的杂志上也发表不了,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恒富网™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