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再出发:分层交易制度落地 市场迎乐观信号

投资帮导读: 三个文件的内容没有超出此前预期,但总归落地生根,市场仍然将其视为新三板改革的乐观信号。...

(原标题:新三板再出发:分层交易制度落地,市场迎接改革乐观信号)

新三板再出发:分层交易制度落地 市场迎乐观信号

2017年12月22日,全国股转公司发布了新制定的分层与交易制度,随着“集合竞价+大宗交易+分层修订”组合拳的落地,新三板停滞的改革重新启动。

当天正值中国农历的冬至日,不少投资机构代表在参加完下午的“新三板市场年度运行分析交流会”之后,也被邀请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业内人士纷纷感叹,这是“好艰难的一步”、“千呼万唤始出来”。

《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股票转让细则》、《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三个文件的发布明确了以市场分层为抓手,统筹推进发行交易、信息披露、监管等各方面改革的总体思路。交易方式的改革被认为是其中的核心,此举旨在促进新三板企业股票公允定价,破解流动性难题。

这是新三板近三年来最重磅的一次制度改革。2015年下半年至今,除了分层制度以外,各方期待的新三板政策红利迟迟未能浮出水面,这让不少投资人和企业都萌生退意。安信证券新三板研究首席分析师诸海滨将这一现象总结为,新三板市场陷入了一个“逆向的循环”。这在2017年表现得尤为明显,而发生改变还需更大的政策支持。

尽管三个文件的内容没有超出此前预期,但总归落地生根,市场仍然将其视为新三板改革的乐观信号。2017年,新三板股票和优先股发行合计融资1337.74亿元,相比2016年的1411.09亿元下降5.20%。在存量资金博弈的背景之下,市场流动性也进一步向优秀公司集中。全国股转公司总经理李明重申,服务中小微企业仍将是推进改革的“初心”。

推出集合竞价

交易制度的改革受到参与各方的关注,主要包括引入集合竞价、优化协议转让、巩固做市转让等具体措施。

盘中时段的交易方式为集合竞价与做市转让两种,供挂牌企业自主选择。原采取协议转让方式的股票盘中交易方式统一调整为集合竞价。同时,为满足市场参与人的协议转让需求,此次交易制度改革提供了盘后协议转让与特定事项协议转让两种交易方式。

“最重要的是交易制度的改革,它解决了定价的问题。”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表示,“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最核心的三大作用是定价、交易和融资。而这三者之中,定价又是核心中的核心。价格公允的结果,才能有后续的流动性改善和融资改善。”

一位公募基金新三板投资总监向《财经》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认为新政策的推出将改善新三板的价格发现机制。“三板现有的交易制度对整体的一万多家企业而言,定价功能不是很完善。但是优质企业受到的影响可能没有像基础层企业那么大。这一次股转公司改革的重点不单单是针对优质企业,而是面向全市场。”

采取集合竞价转让方式的企业将适用差异化的撮合频次,基础层企业每日收盘时段进行1次集合竞价,创新层企业每小时进行1次集合竞价,每天共5次。

张驰认为,通过这一不连续竞价交易,新三板盘中的价格终于“历史性”地公允了。“之前新三板协议转让的情况下,无论是不定向的协议转让,还是定向的协议转让(也叫互报成交转让),价格是不公允的。新鼎资本发行的25只新三板基金,大多数被投的企业因为是协议转让,净值都是0.97,不变动。”

不仅如此,由于协议转让的点对点成交特性,新三板市场上还出现了不少控制股价、“一元交易”的怪象。全国股转公司也不无反思,总体来看,做市转让功能发挥基本符合制度设计预期,问题集中反映在协议转让方式上。

协议转让本质属于协商成交,缺乏价格竞争机制,实践中易出现极端价格,影响投资者的正常交易,也无法为股票发行提供定价参考,影响投融资对接效率。此外,协议价格确定因素复杂,交易动机难以甄别,价外因素多,监管难度大,并可能隐藏利益输送等问题。互报成交、点击成交、收盘自动匹配成交等成交方式也相对复杂,容易引发投资者误操作。

创新层企业联诚发(837293.OC)2017年12月29日公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申请股票转让方式由做市转让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方式的议案》,成为首家宣布做市转竞价的公司。不过《财经》记者接触的三家“创新+做市”企业均表示目前没有转向竞价交易的想法。北教传媒(831299.OC)总裁刘强表示,“不管怎么改,咱先把自己的企业做好。”

诸海滨认为,选择哪种交易方式,在目前流动性很弱的情况下本质上区别不大。“对于企业来说,目前大概考虑两点,第一个是成本,第二个是利润规模。股东户数已经很多,而且已经做市的企业大概率还会继续留在做市。已经在协议转让的企业,如果利润比较高、马上可能就要IPO的,大概率还会留在集合竞价。目前协议转让,但是处在成长期的企业未来转向做市转让的概率是大的。”

调整分层标准

相比于交易制度的重大变化,分层制度的调整引来了一些新三板企业的失望。一位新三板创新层企业的董秘向《财经》记者表示,“这次除了对于创新层维持标准的调整之外就没有什么了,而且等于是把维持标准给降低了。所以只要冲一冲进去了,基本上就是OK的。这样未来创新层企业的估值肯定会被拉低。”

李明表示,分层制度的修改完善,总体思路是在保持现有市场分层基本架构、基本逻辑不变的前提下,调整创新层的部分准入和维持标准,促进更多优质企业向创新层聚集,提高创新层公司的公众化水平,为后续改革措施的推出奠定基础。

具体而言,一是在差异化准入标准中,调减净利润标准,提高营业收入标准,新增竞价市值标准。二是在共同准入标准中增加“合格投资者人数不少于50人”的要求。三是着眼于提高创新层公司稳定性,防止“大进大出”,将维持标准改为以合法合规和基本财务要求为主。

与分层标准的调整相适应,此次新制定的《信息披露细则》也实施了创新层企业与基础层企业差异化的信息披露制度。鉴于创新层公司公众化程度更高,对其信息披露作了从严要求。

采用集合竞价的创新层公司每个转让日撮合5次,这对于“创新+做市”的企业而言并无实际意义。差异化的信息披露制度则更多体现为“义务”和“成本”,而非“红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次改革的思路,即“大水漫灌”而非“精准滴灌”,重点解决大多数企业,尤其是基础层企业的困境。

2016年5月,全国股转公司发布《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试行)》,分别从盈利性、成长性和市场认可度等三个方面设置了三套差异化的创新层标准,将市场分为创新层和基础层。


®恒富网™ | 版权归原作者或出处所有,未注明或有侵犯权益的请联系更正